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41|回复: 1

三个人的志愿

[复制链接]

2万

主题

2万

帖子

6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3823
发表于 2017-12-23 17:34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三个人的志愿
      
   
    三个人的志愿
      
    我考上了,今天,我等到了那张期盼中的录取通知书…..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两年前
      
    我在班上类属‘踊跃’分子,很多女生对我敬而远之。诚然,我不过偶尔调皮,一切并无恶意,更没有叵测居心,可恶的是居然有同学见到我绕道而行,不过也有与众不同的天外来客――
    她,坐在我前桌,总是骑着一辆粉红色自行车来往学校与家,爱扎个马尾 ,身材娇小玲珑,印象中属于羞答答的,像朵玫瑰花在那静悄悄的开放。因为距离近的缘故,她成为我个性使然锁定的目标。可她对我带来的麻烦从不生气,反而,报以莞尓一笑。她很安静,极少说话,她笑的样子可爱极了。她喜欢一个人静静的看书,周围的喧闹在她认为不过是地球以外的声音,对她没有丝毫的影响。有时我也会莫名的安静会,只是为了悄悄的感受一份她安静的气息。
      
    有一次,我路过学校场旁的小树林,看见她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树下,全神贯注的看书。树梢上的枯叶一片片悠悠的飘落,没有打搅到盯着书本不放的目光。
    当一片叶子正巧落在她手中那本书页上,只见她轻轻的拿起,将它夹在身边的另一本书中,而后又继续翻阅手中的那本书,每一个动作都干净利落,没有犹豫,一切似乎应该如此,而已。
    我不由自主的走进她,在她身边突发其问:“你讨厌我吗?”
   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,眼神中没有半点惊讶。
    “为何要讨厌你?”她反问。
    “我总那么‘欺负’你、、”我怀疑这是从我口中说出的话吗?
    “其实你并不坏,只是调皮而已。”她静静的,微微低着头,好似在自言自语。
    “哦。”我喜出望外,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有女生对我这么‘宽容’。
    我很自然的在她身边坐下。
    “你很爱看书?”我问她。
    她点点头,没有出声。
    “你学习成绩那么棒,想过报考哪所学校吗?”我又问。
    她稍稍一怔,呆了一会后垂下了眼帘,我惊奇的发现有两颗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滑落。
    我迷茫的看着眼前这个安静的女孩在那落泪,无所适从。
    就在这时,她突然站起身,没有道别,就走了。这让我觉得奇怪,一百八十度的转变,难道真的如人们所说,女人是个善变的动物吗?哎,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,收拾心情,走自己的路,让人失望去吧。
    还没等我起身,她中途折了回来。我心想,她是忘了什么东西吗?我扫视了一下她坐过的地方,什么也没有……
    “对不起!”还没等我想到原因,她已走到我的身旁。
    “为何要道歉,你没什么错啊!”我违心。
    “我不该不辞而别。”她低着头。
    我心想,一点礼貌都不懂,嘴上却大方的说:“没什么。”
    她对我笑了一笑,笑容很勉强,不自然,心事很重的样子。之后,便在我身旁坐下。
    “我想报考的是.....”
    “哦!那可不是女生喜欢报考的志愿啊!”她的声音很小,亏了我的耳朵一向听力超群,常能将蚊子的对话拆白了。
    “一定要考,完成他的志愿。”她声音低沉。
    “他?谁?”我疑惑的问。
    她又低下的头,我无法看清她当时的表情,可我却感觉到一份沉重的心情。
    “我弟弟、、”
    “哦。他不上学吗?”我又问。
    “不,他是再也不能来上了。”她的双臂紧紧的抱住膝盖,眼睛里诉说着无尽的神伤。
    “怎么了?”我小心翼翼的,身怕碰到她什么伤处。
    她将头埋进臂弯中,我听见了细细碎碎的哭声。我的直觉没有错,此刻我突然有上前拥她入怀的冲动,可我始终没有张开那羞涩的臂膀。我感觉时间掉落在了地上,像只蜗牛在缓慢的爬行,好像过了几个世纪,周围才安静了。她抬起头,满脸的泪痕。我仓促的寻找口袋中那用了只剩半包的纸巾,递给她。
    “是出了什么亊吗?”我轻声的,如雪花飘落。
    她点点头。
    “我弟弟,小我一岁,很调皮,从小就与我有水火不容之情,可我并不讨厌他。他很机灵,天资聪明,学习成绩门门优异,他总是自信满满,他的志愿也让我自叹不如。父母对他宠爱有加,甚而让我感受到了一种不公平的对待”她转过头看了我一眼。
    “我从你身上看见了他的影子。我不该对他那么严苛,其实一切本就无恶意,而我却总是对他数落不尽…我不是个好姐姐。”她很哀伤。
    “你是个好姐姐。” 我认真的,本意想试着安慰她,可却让她那游荡在眼睑内的泪水再次滴落。我手足无措,伸进口袋想掏出什么时,我忘了,刚才已是清仓而出,她看见我的狼狈样,将那半包纸巾在我眼前晃了晃:“在这呢,别找了。”
    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:“嘿嘿!忘了,以后记得每个口袋都放包纸巾,预防为主。”
    她淡然一笑,虽然笑的有点牵强,可我却惊讶的发现自己也有哄女生破涕为笑的能力。
      
    她沉默了一会,低下头道“我真的不算个好姐姐,在他短暂的人生中,我没能给他更多的爱,还怪怨父母,偏心与他。可我真的不了解,你知道吗?他有先天性心脏病,是那种无法治疗,医生在他出世就下了死亡通知书的…..”
    她又哭了,轻轻的,哭声伴随着秋风横扫起片片落叶,不停的飘荡在这瑟瑟的季节中。我木纳的呆坐着,突然间不知该说什么,来安慰眼前这个平日恬静乖巧而此刻伤心落泪的女生。我选择安静的陪着她。
    …….
    “对不起!”她抬起头,我看见,那双眼睛忧郁而迷茫。
    “不,是我不好,让你记起伤心的往事。”此时我好像是一个在认错的孩子,声音细微而腼腆。
    “他已经离开两年多,当他晕倒在学校住进医院的那一刻,我才了解了一切,可是已经太迟了,我给他最后的承诺就是完成他的志愿,实现他的梦想。这也是我能为父母减轻一点思子之痛唯一能做的亊了。”
    “你不仅是好姐姐,也是一个好女儿。别再为那过去的不幸而压抑自己。”这些话,我没有迟疑的脱口而出。
    她没有出声,只是安静的看着地上的某片落叶发呆。
    “我说的是真的,你的确做的很好。”我重复。
    “谢谢!”她给了我一个平淡的回答。
    “不用客气,从今以后咱们就互不相欠了。”我故意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了一块顽石。
    “互不相欠?” 她不解的看着我。
    “对啊,我平时对你….嘿嘿,今天就算扯平”。
    “我说过,我从没有生过你的气。”她的样子很严肃,好像一个老师对待犯错学生。我能理解,不再辩驳,坚持只会让她的自尊心受到伤害。
    “那么!谢谢,我不收,就当你欠我的好了,记得要还的。”
    她拿着书本,站起身。
    “那你就在这慢慢等,有机会,我一定回来还你。再见!”说完,头也没回的就走了。嘿嘿,这会还挺有个性,真没看出娴雅安静的她还有如此执着的一面。
      
    第二天,在校门口看见她正在停车处给自行车上锁,我望京医院走上前。
    “嗨!早啊!”
    她一边熟练的拔出钥匙,一边说:“早。”
    第一次, 我们一起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。
    “你每天都骑车来学校吗?”
    “恩。”
    “你家远吗?”
    “不远。”
    ……..
    她始终低着头朝前走,对我的问话只给予简单的答复。最后,我也没再发问,快到教室时,她突然加快了脚步走在了我的前面,走到属于她的那张书桌前,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。一切好像很平静,没有那棵树下的谈话,也没有那个被我哄的破涕为笑的女生,一如既往。
      
    虽然,她还是像从前那样喜欢安静的看书,不过,在我偶尔不经意的一个眼光中,就能捕捉到那淡淡的一掠,在那束强烈的目光迅速收回时已被我锁定。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对她我开始了不由自主的关注。
    那天上午,我看见,在我座位下有一串钥匙。我拾起它,一眼就认出这串钥匙是她的,我突然想和她开个玩笑,想看看她焦急找不到钥匙的模样,适当的时候再拿出,给她来个虚惊一场。可偏偏在下课前,老师喊我到他办公室整理一点资料。等我想起钥匙,赶回班上,她已经走了。我不以为然,心想下午再给不迟。
    下午,等我到学校,已经沸沸扬扬….
      
    “听说了吗?某班的一个女同学出车祸了。”
    “是啊,好像是推着自行车过马路时,被车撞了。”
    “恩,还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呢,好可惜啊!”
    ……
      
    我懵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了,不会是她吧?我的直觉很不好。
   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教室,当听到同学们肯定的告诉我,那个推着自行车被撞的女生就是她。我脑中一片茫然,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旋转,此刻我深刻的体会到了她曾经遭受到的那份痛楚,我发呆的坐者,望着眼前那熟悉的位子,却没有了那个熟悉的身影,目光中一切都黯然中失色。
    我麻木的翻开书包,那串钥匙掉落在地,此刻让我联想到…..
    “是我的错,我不该藏起钥匙,你没有了钥匙才推车过的马路,才会….”我将发生的一切理所当然的归咎与我藏起了那串钥匙,我默默无语,心碎片片,一个无意的举措,却成为心灵背负一生煎熬的理由。
    此后的夜晚常与她梦中相随,对她说:“对不起!都是我的错。”而她总是和气的:“其实你并不坏,只是调皮。”说完,便飘然消失在我的眼前。
    我大声的喊叫:“我会努力考取你的志愿,为你,你弟弟…….”
    醒来,我下定决心,完成她许给弟弟的承诺,是如今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亊。以后,我沉默中的颌骨骨髓炎的病因于治疗那份平静,是在生命中唱响了一首失落的歌谣,那歌声中包涵我对她深深的怀念与歉疚。
      
    如今我手握着这张录取通知书,拿出那串一直静放在抽屉角落的钥匙,想到那棵树下泪流满面的女生,还有她给我留下的那句个性强烈的话:“那你就在这慢慢等,有机会,我一定回来还你。再见!”我终于明白,永远都没有她欠我的,这辈子我是欠定了她……
      
    又是一个夜晚,梦中我拿出那张录取通知书, 对她说:“我做到了、、”
    “其实你并不坏,只是调皮。” 她还是莞尓一笑,那笑,很甜、很可爱…….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

帖子

4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4
发表于 2018-6-16 13:45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听见了细细碎碎的哭声。我的直觉没有错,此刻我突然有上前拥她入怀的冲动,可我始终没有张开那羞涩的臂膀。我感觉时间掉落在了地上,像只蜗牛在缓慢的爬行,好像过了几个世纪,周围才安静了。她抬起头,满脸的泪痕。我仓促的寻找口袋中那用了只剩半包的纸巾,递给她。
    “是出了什么亊吗?”我轻声的,如雪花飘落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