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5|回复: 0

我跟蜜蜂是兄弟

[复制链接]

9625

主题

9625

帖子

2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9536
发表于 2018-6-14 19:54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我跟蜜蜂是兄弟
  

  我跟蜜蜂是兄弟

  ——泪沙

  

  

  “叮铃铃”赵河小学放学的铃声响了。

  振刚和小攀随着一众同学走出校门,两人在学校门口的小店里买了数十根拉丝糖,然后坐在学校门口慢慢的舔着这几根糖。

  一个小时过去了,两人还在舔着。

  又过了数十分钟,两人心满意足的站了起来,因坐的时间太长了,站起来时还东摇西晃了两下。这几根拉丝糖被他俩摆平可真是不简单啊!

  振刚掸掸屁股上的灰,正了正书包,又抹了抹嘴,原地转了个圈,一拉小攀,北京专业治疗白癜风医院说:“小攀,走,回家。”

  小攀顺从的跟在振刚的后面,突然,振刚回过头来手握拳状打了小攀一下,小攀捂着被打的地方,看着振刚。振刚说:“你怎么不还手啊!还手,我要跟你过招。”说着又是一拳捣过去,小攀胡乱的用手一架,挡开了拳头并顺势一脚踢过去,振刚往后一退,嘴里说着“降龙十八掌”双手乱舞着又往小攀身上扑过去,小攀嘴里来了一句:“哼,看凌波微步,我闪。”就打斜里跑到振刚的前面去了。振刚扑了个空,身体因为惯性摔倒在地,摔在地上还大笑着,“哈哈,小子想跑。”说着爬起来向小攀追去,“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,在老子面前还容不得你放肆。”

  两人一前一后顺着学校的围墙跑。小攀在前面跑累了,停下来往地上一躺,粗气直喘。振刚跟在后面,看见小攀停下来了,也站住了,身子向前倾,双手放在膝盖上,半蹲着,呼哧呼哧的喘着气,说:“还跑吗?”小攀疲乏的摇摇头,振刚接着又问:“认输了吗?”小攀点点头。见小攀认输了,振刚也坚持不住了,累得往地上一躺,说:“唉,累死我啦!”

  过了一会儿,两人歇过气来了,振刚趁小攀没注意,一下子把小攀压在身下,小攀双手乱舞着,企图把振刚从身上掀下去,无奈振刚稳得跟泰山一样。小攀停下手,眼珠骨碌碌一转,继续双手乱舞着,趁振刚在招架着他的双手,把双脚向上一伸,从两侧绕到振刚的胸前,双腿一用力把振刚从身上掀下去了,接着两人抱在一起在地上打着滚。

  在地上滚了几圈后,在下面的小攀大叫一声“停”,振刚以为小攀又认输啦!就停止了使力,因为惯性又滚了一下,结果小攀压在了振刚的身上,振刚一惊,大叫:“好啊!你耍赖皮。”小攀把右手食指放在嘴边,示意振刚别出声,然后把手向上一指,嘴里小声的说:“看到了吗?蜂窝。”振刚随着小攀的手看过去,一个好大的蜂窝出现在振刚的视线中,振刚不由得“哇”了一声,说:“好大的蜂窝啊!”感叹中,抓着小攀衣服的手也不知不觉的松开来,小攀从振刚的身上翻了下来,两人就这样仰躺着看着头顶上屋檐下的那个大蜂窝,蜂窝旁还有若干蜜蜂飞来飞去。

  许久,小攀偏头看着振刚很兴奋的说:“我们把这个蜂窝给捣下来,好吧?”振刚一听,惊恐的把双手摇得像个拨浪鼓般。小攀看了皱一皱眉头,站起来问道:“怎么啦?”振刚也站了起来并往后面退了几步,嗫嚅的说:“我怕,我怕蜂子蛰。”小攀一听,拍了拍振刚的肩,说:“别怕,没事的。”振刚小声的说:“我妈妈说,‘蜂子好蛰人,蛰了很疼的。’所以我怕。”“来,我给你说个秘密。”小攀说着,对振刚招招手,示意他把耳朵凑过来,振刚向前走了几步,偏着头把耳朵对着小攀,小攀身子向前倾,嘴俯着振刚的耳朵,说:“知道吗,蜂子跟我是弟兄Huo的(拼音)。”振刚疑惑的看着小攀,小攀点点头,四下里看了一眼,见身子两侧没有蜜蜂,就小声的说:“找个长竹竿,我们把它捣啦。”振刚还是有点怕,他也小声的问:“蜂子真的跟你是弟兄Huo的。”小攀“嗯”了一声。得到了确定的回复,振刚似乎不怕啦,他点点头。当下两个一错身,去寻找长竹竿啦。

  小攀回到蜂窝下,把他找着的长竹竿,对着蜂窝捣过去,嘿,竹竿不够长,他向上蹦了两下,还是够不着,就把竹竿放在地上,人也跟着坐在地上,双手放在背后撑着地,半仰着看着蜂窝,眼睛一眨不眨,仿佛一个不注意它就消失啦一样。在盯着蜂窝时,还抽空迅速的向振刚走去的那个方向扫一眼。

  千等万盼终于把振刚给揪过来啦!小攀站起来,看看振刚找来的长竹竿,再看看自己找来的竹竿,两下一比较,振刚找的竹竿比自己找的长,说:“呵,哪找的啊?这长。”振刚说:“我起先找了几根,觉得都短啦!就把别人园里的篱笆墙拆啦!”小攀一听懊恼的一拍大腿,说:“我怎么就没想到啊?!”振刚得意的一笑,说:“别说啦!还捣不捣?”小攀仰脸看了一下蜂窝,又看着振刚,说:“捣呗!怎么不捣,你快捣啊。”振刚的笑容在脸上凝固:“什么,你让我捣,不是说你捣吗?我不捣。”小攀一脸认真的说:“是啊!你捣,竹竿在你手上你不捣谁捣?”振刚把手里竹竿往地上一掼,说:“现在竹竿不在我手上啦!”小攀拾起地上的竹竿,说:“平常你最厉害,怎么……。”还没说完,[url=http://pf.39.net/bdfyy/dbfz北京治疗白癜风哪个医院好l/171129/5888061.html]进展期白殿[/url]振刚岔了一句话:“我怕蜂子蛰,以前我被蛰过,好痛啊!”小攀说:“不是跟你说了吗,没事的,蜂子跟我是弟兄Huo的。”说着扬起了手中的竹竿,振刚一拉小攀的衣角,紧张的问:“你真的要捣啊?”小攀回头好笑的看着振刚,仿佛他是一傻子般,又抬头看看蜂窝,说:“那可不,你看我像是说着玩的啊?”说着对准蜂窝就是一下子。当小攀还没把话说完时,振刚就一跳跳进了路边的大沟里,把头埋着,身子卷成一团。小攀第一下没有命中目标,回头对振刚说:“看见了吧?没事,都说蜂子是……”回头没有看见振刚,“咦,人呢?”振刚悄悄地探起头,看了看蜂窝那个位置,说:“我在这,怎么没捣下来?”小攀以为振刚的意思是他不敢捣,气鼓鼓的说:“好,我这就把它捣下来给你看。”说着拿着竹竿对着蜂窝乱晃,嘴里还不闲着:“你看,根本就没有事,我跟它们……”话还没说完。受惊的蜜蜂“嗡嗡”的寻找着肇事者,小攀听见了“嗡嗡”声,吓的把竹竿一丢,顾不得他跟蜜蜂是兄弟抬脚就想跑,可是来不及啦!蜜蜂已经发现了他。

  一大群蜜蜂向他飞来,只听见小攀杀猪般的嚎叫声响彻云霄。振刚在沟底,借着长长的茅草的掩护躲过了一劫。

  好半天,振刚才大着胆子悄悄的探起头,左右四顾,见没有蜜蜂在周围飞动就爬了起来。跑到小攀的身边,想扶起还在哭泣的他,谁知手一碰到小攀的身子,小攀就“啊”的一声大叫,吓的振刚连忙缩回双手,双手互绞着,不知所措的看着小攀。小攀的脸肿的跟包子一样,振刚看着想哭又想笑,脸上的表情怪异已极,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:“走,我们回家。”小攀呜咽着回答道:“怎么回,我不敢动,好疼啊!”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,都不知道该怎么办,四周一时静极,静得只听见小攀的抽气、呜咽的声音。

  突然,振刚拨脚就往学校的方向跑去,小攀勉强的侧过头,朝振刚的背影喊道:“别走,你往哪去?跟我作伴啊。”振刚回过头,说:“你坐这别动我去叫医生。”

  不一会儿,振刚把乡村卫生院的医生叫来了。医生看了一下,说:“幸好,是蜜蜂,没什么大事,我给你涂点蜂蜜,过会儿,就可以走啦!”

  身上被蜜蜂叮的地方涂抹完了,医生又倒了点蜂蜜给他俩喝。等到小攀身上的肿消了点后,医生扶起小攀,问道:“还疼吗?”小攀点点头:“有点。”医生又倒了点蜂蜜给他俩,说:“你们快回去吧,没事啦!”

  “谢谢叔叔。”两人同时说道。

  医生看着他俩的背影摇摇头,“唉,幸亏是蜜蜂。真是的,搞什么,还什么跟蜂子是弟兄Huo的,活宝一个啊!”

    

  

  始终没搞明白这是干嘛的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